從鳳陽看滁州: 突圍者的“勢、局、事”

滁州市政府門戶網站www.lbywenhuashi.com2024-04-18 08:10來源:安徽日報 閱讀人次:
字體:打印

中國,有2800多個縣級行政區。

一頭連城市、一頭連鄉村,作為國民經濟的基本發展單元,縣域興衰直接關系著發展全局。

對于仍未擺脫發展不足、發展不優、發展不平衡基本省情的安徽來說,縣域經濟的振興更是舉足輕重。2023年,縣域生產總值占安徽全省比重超過47%。

放眼全國縣域經濟發展大潮,有的縣,在高質量發展之路上加速突圍;有的縣,則徘徊不前、陷入困局。

“發展慢—實干難—人心散”,這是一些縣域發展陷入停滯的常見困局。

那么,破局的關鍵在哪里,發展突圍的密碼是什么?

帶著這些問題,安徽日報報業集團調研組來到滁州市鳳陽縣,探尋該縣發展突圍的經驗。

為什么是鳳陽?

歷史上的定遠、鳳陽、嘉山(今明光市)都是安徽沿淮地區出了名的“窮縣”——當地民謠“自從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道盡了這里曾飽經的滄桑憂患。

可就是這么一個曾經的“窮縣”,隨著安徽“第三城”滁州市的異軍突起,立足資源稟賦,搶抓新興產業“現象級”成長的產業變革戰略機遇,一任接著一任干,近年來發展速度尤為迅猛,2017年以來生產總值連跨四個百億元臺階,地區生產總值超過500億元,躋身全國投資潛力百強縣、全國營商環境百強縣。

從鳳陽看滁州。

縣域突圍離不開市域帶動,而市域整體向上更離不開縣域支撐。這條縣市聯動、向新向上的高質量發展之路,其深刻的啟示意義就在于:

謀勢是起點??礈蚀髣?,順勢而為,乘勢而上,才能迎風起舞。

謀局是關鍵。以勢造局,以局引流,縣市聯動,一體構筑人才、資本、技術等要素的發展平臺。

謀事是支撐。凡突圍,必聚力。干成幾件大事,抓實幾個產業,就能撐起發展之“局”,嶄露騰飛之勢。

那么,鳳陽是怎么做的?

識勢:投身產業變革,向“光”而行

縣域經濟突圍,不易。

相比城市,縣域經濟體量偏小,基礎設施偏弱,招商引資上沒有地級市的優勢條件,又面臨大城市的虹吸效應,較難留住人才,在白熱化的區域經濟競爭中,迫切需要找出一條適宜自身的發展之道。

而難就難在這里。很多縣域陷入發展困局,不是沒有發展意愿,也不是缺乏行動力,但一些地方到頭來卻是“打了一通亂仗”。

究其根源,有的是“勢”上踏空,錯過發展大勢,沒能結合自身優勢,產業規劃不科學,招商引資只看眼前,“撿到籃子都是菜”,招來的項目產業層次不高、效益不好;

有的是“局”上受限,缺乏科學的方式方法,發展格局打不開,留不住大項目、好項目;

有的是“事”上失序,產業布局、發展大環境一旦受挫,干部心氣神便難以提起來,有的不作為,追求安逸舒適、“佛系”“躺平”;有的亂作為,違法亂紀,這些又會給發展環境帶來負面影響。

勢、局、事。謀劃全域發展,這三條“線”互相促進、互為因果,形成一個底層邏輯上的體系化循環。

如何形成正向循環?這既取決于發展大勢,更決定于干事的路徑和方法,是否謀得準、謀得科學。

而鳳陽的突圍,正得益于此。

攤開鳳陽的“手握的牌”,礦產資源,算是一張“好牌”。

鳳陽石英砂、石灰石“兩石”資源豐富,特別是石英砂資源,遠景儲量達100億噸,巖礦中的二氧化硅含量達到了99%以上,儲量、品位和綜合利用價值均居全國第一。

但在以往,鳳陽的“資源牌”沒有打好,發展也經歷過“陣痛”。

由于企業技術門檻不高、產品附加值低,鳳陽的石英砂主要作為建材輔料、家居裝飾材料以及日用玻璃生產原材料等。

這些砂子,一噸甚至賣不到百元,“白菜價”都沒人要。

背靠優質石英砂資源的鳳陽人沒享受到多少“靠山吃山”的紅利,卻飽受環境污染之苦。

污染到什么地步?

當地群眾家家戶戶不敢開窗晾衣,馬路牙子堆著半尺高的白色尾泥。住在礦區周邊的女孩子,都不敢穿白衣,否則出門不久就變成了“灰衣”。

怎么辦?

鳳陽人一直在苦苦思索。

前些年,國家大力治理產能過剩,鳳陽縣關閉了水泥生產線,卻也敏銳地意識到,以光伏為代表的新能源產業契合新發展理念導向、符合綠色發展要求,是另一塊廣闊天地。

石英砂,是生產光伏玻璃的主要原料之一,變以往的掙“低附加值又污染”的小錢,為賺“高附加值又環?!钡拇箦X,豈不是雙贏?

2018年,鳳陽關停了200多家“小散亂污”企業,規劃建設了大廟石英產業園,實施石英砂行業退田入園、退河入園、退林入園。

關掉“偏門”,但怎么才能邁上通向高質量發展的“正途”?

“雙碳”戰略的落地,特別是以太陽光伏產業為代表的清潔能源產業方興未艾,讓鳳陽有了順應大勢、謀定而后動的“篤定”:在戰略規劃上,鳳陽下定決心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發展方向——光伏產業。

翻開鳳陽縣“十二五”“十三五”“十四五”規劃,可以看到鳳陽縣連續三次將發展硅產業寫入其中。十多年間,正是秉持著“一任接著一任干、一張藍圖繪到底”的堅定決心,從“初步形成全國性日用玻璃集散中心”,到“打造‘千億硅谷智匯大基地’”,鳳陽產業發展向“高”攀爬,向“新”而行。

緊跟產業變革大勢,以資源換產業,這一次,鳳陽乘上了“東風”。

這幾年,作為“新三樣”之一的光伏行業發展勢頭迅猛,依托資源優勢,鳳陽光伏產業加速崛起。

鳳陽把光伏產業作為支柱產業,縣領導“逢會必講光伏、逢人必談光伏”,利用一切契機推進鳳陽光伏產業、招引光伏項目。

隨著福萊特、南玻、正泰等一批龍頭企業入駐,百億產業強勢崛起。

2016年,福萊特作為首家光伏玻璃龍頭企業落戶鳳陽,先后簽約4期項目,完成投資超200億元;

2021年,簽約總投資220億元鳳陽縣海螺光伏綠色產業園項目;

2022年簽約總投資100億元尚德20GW高效組件產業園項目;

……

2023年,鳳陽縣光伏產業鏈產值327.5億元,同比增長104.8%。光伏玻璃產能接近全國1/4規模,成為全球最重要的光伏玻璃生產基地。

曾經不值錢的砂子,變成了“金砂”。

光伏砂,即使在行情不太好時,也賣到每噸400元左右。隨著提純技術再提升,砂子的價格可能還會翻一倍。

更重要的是,龍頭企業的入駐,規范了采砂工序,一舉解決了污染問題。

比如,尾泥尾砂的亂排亂放,一直是礦區整治難點,鳳陽曾因此花15億元為“母親河”濠河“通腸洗胃”,治理成本不可謂不高。

如今,隨著加工工藝的提升,尾泥尾砂也變成了“香餑餑”。

有了大企業的技術加持,大廟鎮黨委副書記孫威不再神經緊繃:“昨天,一家水泥廠聯系我想要購買園區企業100萬噸尾泥尾砂,一噸20元,就是2000萬元的銷售額?!?/p>

生產中提取的白炭黑產品每公斤也能賣到40元左右。園區企業正在將原料“吃干榨盡”。

現在的園區,藍天綠水、白云飄飄,道路兩旁種滿綠植,路邊的小花,趁著春風搖曳。

大廟鎮副鎮長劉璇身穿一件純白大衣,格外亮眼?,F在,女孩子在礦區穿白衣,再也不是什么奢望。

鳳陽,就像她的名字“丹鳳朝陽”一樣,向“光”而行。

鳳陽“落子”光伏,滁州滿盤皆活。

站上產業變革大勢“風口”,滁州吸引全球光伏20強企業中9家落戶,光伏玻璃、光伏電池片、光伏組件產能均占安徽全省一半以上,正向著建設“世界光伏之都”的目標漸行漸近。

乘勢:“最大的品牌”撬動最大紅利

縣級行政區,光靠自身力量“悶著頭干”是不夠的,順應國家大勢,巧借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外力”,是一條捷徑。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是安徽最大的“勢”,對于和南京“打得火熱”的近鄰——滁州來說,緊扣這個“大勢”,尤為重要。

相比來安、全椒等縣市,鳳陽距離江蘇還有一定距離,缺少省際毗鄰區的“近水樓臺”之便,但鳳陽的“融長”之路,有著自己的一套打法。

改革,是鳳陽最深的基因;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是鳳陽最大的“勢”。

全國聞名的小崗村,便成了“橋頭堡”。

崔正行,出生于鄰居叔叔們摁“紅手印”的1978年。

“我很早就出去打工掙錢,在江蘇一家工廠學機器維修,2016年回家時,我看村里起了老大一片工地,一打聽才知道,小崗要建一個很大的廠,我想這么大的廠,肯定有很多設備要維修,后來工廠開始招工,我就辦好了離職手續,總算回家來了!”

崔正行看到的“老大一片工地”,就是小崗招商來的老牌農產品深加工企業盼盼食品。2017年,懷著在“農村改革第一村”推動鄉村振興的愿望,盼盼落戶小崗。

“我們的食品、飲料,是做給我們的親人吃的,做給我們的親人喝的”,一進廠區,四行大字十分醒目。2023年該公司產值達到4.5億元,員工約500人。

就像“盼盼”的名字一樣,以改革思維發展智慧農業,推進農工旅的新融合,給當地帶來了新盼頭。

凱盛浩豐(小崗)智慧農業產業園里,番茄果實竟然一樣紅、一樣大,就像工業生產線上出來的。

這是怎么做到的?凱盛浩豐小崗村基地副經理高宏偉解釋說,園區的智慧玻璃溫室采用了中建材集團自主研發的4毫米超白減反無影玻璃,透光率高達91%,高散射率確保每一棵植株均勻享受陽光,該技術曾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用工業化思維提升了農業發展質量。

這個項目,已成全省、全國的現代設施農業樣板。

4月的鳳陽街頭,不時可見長三角綠色食品加工業(小崗)大會的宣傳標語,這個大會已成功舉辦了兩屆,累計簽約綠色產品項目12個,總投資63.4億元。凱盛浩豐和盼盼食品都是展會上的“寵兒”,連帶去的展品都被“一掃而空”。

背靠長三角巨大市場,鳳陽的綠色食品銷路打開了。同時打開的,還有明中都皇故城旅游區、大包干紀念館、小崗村宿、韭山國家森林公園等一條條鄉村旅游線路。在這些線路中,操著上海、江蘇、浙江以及全國多地方言的游客紛至沓來,購買農產品、住宿、餐飲等消費,帶旺了文旅產業。

如今,樂享晚年的“崗一代”不再擔心小孩能不能養活,“崗二代”們忙于打拼事業,“崗三代”們學成歸來,成為建設小崗的新力量。

當年,小崗人用摁“紅手印”的方式拉開中國農村改革的大幕,如今的新小崗人,正乘著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大勢”,傳承著小崗的改革基因,發展有小崗特色的新質生產力。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是安徽發展的最大紅利、最大動能。

地處沿淮的鳳陽,雖未占地利之便,但卻以小崗村這個最大的品牌,撬動了最大紅利,為當地發展注入強勁動能。

縣域如何乘勢而上?緊要之處就在以洞明果敢的明勢之智找準支點。

從鳳陽看滁州,更足以凸顯出,全面主動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是滁州上下最大的共識和果決的發展行動。

乘勢之要,既重在看準方向,更貴在行動堅毅。

組局:小城百億的項目“名場面”

小縣資源少。

招商,幾乎成縣域經濟發展的“生命線”。

然而,招商競爭早已是一片“紅?!?,“個頭小”的縣級行政區,怎么在一群“大個子”的競爭對手里“搶到球”,如何讓眼光高的龍頭企業“看上自己”,大家都在絞盡腦汁。

當下,一個縣能落戶一個實打實的百億元級投資的制造業項目,往往就是享譽一時的“名場面”。

在鳳陽,這種小城百億的項目“名場面”近年來持續登場。

鳳陽做的,就兩個字:“謀局”,將招商、調度、服務等全部融入“局”中,貫穿整個項目的全生命周期。

光伏龍頭企業——正泰的落戶,堪稱典范。

早些年,鳳陽招商干部就“盯”上了正泰,一位干部加了正泰中層干部的微信,在微信里聊了整整兩年都沒見面。對方態度有點不冷不熱,一副“縣里接不住我們的大項目”的意思。

2021年,因一個契機,鳳陽招商干部終于約到了他,請人家吃飯,對方稱有飯局,一直等到他飯局結束才有機會見面聊了幾句。正泰的干部坦言,感受到鳳陽的誠意,但對縣里的條件和能力還不夠信任。

此時,浙江義烏、嘉興、海寧等地都在爭取該項目,競爭非常激烈。

幾經輾轉,對方終于牽線雙方的主要領導見面。2022年5月底,滁州市主要領導率隊在杭州拜訪了正泰集團一把手,促成了在鳳陽的投資,正泰投資80億元。

項目進駐的過程,也是充滿曲折。

正泰一開始對土地不滿意,臨時又換了塊更大的地;

正泰項目2023年6月要投產,企業反映需要建變電站,由于鳳陽縣供電歸屬蚌埠供電公司,鳳陽縣主要領導和工作專班輪番前往蚌埠溝通對接,最終在4月底完成變電站建設。

2個多月時間,不要說建一座變電站,連設計、招投標都完不成。鳳陽的驚人速度,讓正泰上上下下大吃一驚。

2023年6月3日,正泰一期產品下線。正泰集團一把手專程趕到鳳陽縣,那天他笑得格外開心,并在活動現場簽訂投資100億元的二期項目。

論產業基礎、基礎設施、人才規模,縣級行政區比不過地級市,要留住好項目,只能拼誠意、拼服務。不怕被拒絕、不怕麻煩,“熱臉遇冷臉”更被招商干部視作常態。

在他們看來,開始時對你冷臉以待的,往往恰是實打實干項目、做產業的,而那種過分熱情、把百億掛在嘴上的人卻是最該防范的“坑”。

鳳陽有執著的招商勁頭,也有高效的招商打法。

為了招商,鳳陽各級干部幾乎全員上陣,該縣組建了六大產業鏈專班,縣領導帶頭,四大班子人人有任務、個個定目標、一級帶著一級干。

再看服務,鳳陽的扁平化調度,是項目提速提質的關鍵。

從2020年每一周一次的千億硅谷指揮部工作調度會,到近年來每兩周一次,至今已堅持開了110多次。

每次調度會不只是研究征地拆遷、營商環境,而是調度各種保障要素,細化到所有重點項目。

調度會不講成績,就講今天干什么、下周干什么;不搞交流發言、表態發言,只找差距,說怎么干。

“首問負責”“即申即享”這些做法在鳳陽已經成為常態,現在鳳陽干部想的最多的是“你能提前為這個項目做什么”。

就像鳳陽縣委書記朱林的一句口頭禪:“我是‘理工男’,不曉得怎么說得好,只曉得怎么好好做?!?/p>

這種實實在在的干事創業態度以及高效的工作布局,創造了百億元級投資大項目落戶小縣城的一個個“名場面”:近三年平均每年鳳陽都有一個光伏行業百億元以上項目簽約落地。

大項目對縣域為什么重要?

引進一個百億元級投資規模的制造業項目,等于就是造一個匯聚發展資源要素的“局”:項目帶來資金、帶來人才、帶來更先進的技術、帶來成熟的經營管理模式,更重要的是,帶來了現代市場經濟條件下的產業發展思維。

對于一個縣域而言,這些都抬高了發展水位,由此也能練就更高的“游泳技能”,錘煉推動發展的更加專業化本領和能力。

這也是滁州近年來快速發展的重要“心得”。由于近年來不斷有百億級體量大項目落戶,如今,滁州已經能對一個重大制造業項目從落地到投產各個環節進行更加清晰的節點安排,通過專業化的工作流程,最大程度實現快速投產。

“那種需要建設50萬至60萬平方米廠房的制造業大項目,半年多建成投產,完全有把握能做到?!背莸呢撠熗驹判臐M滿地說。

破局:實干者的“破立之策”

高質量發展是綠色成為普遍形態的發展。

但不得不說,這也是縣域發展中很難過的“坎”。

一些縣級行政區難以適應轉型,擺脫不了“放任不管或一關了之”的“二極管”思維,要么環境臟了,要么產業“黃”了,有的資源縣一直沒有過綠色轉型這道關。

但鳳陽,跨過去了。

2021年4月,時任鳳陽縣委副書記、縣長朱林正為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通報而急得徹夜難眠,用他的話來說:“壓力巨大,睡不著覺,一心想著怎么整改和發展?!?/p>

當年4月,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安徽當天就收到群眾舉報,反映鳳陽縣機動車拆解行業環境污染嚴重。

通報指出當地存在“督察轉辦信訪件查處不徹底”“非法機動車拆解點環境污染嚴重”“非法拆解問題始終整而不治”3類問題。

上世紀90年代,鳳陽縣劉府鎮逐漸發展成為遠近聞名的報廢汽車拆解利用集散地,但由于當時市場多是自發、無序、小作坊式個體經營,廢舊汽車拆解不規范、不科學,給生態環境帶來了較大影響。

中央環保督察通報“點名”、限期整改通知,無異于對當地黨委政府的“當頭一棒”。巨大的壓力下,怎么整改?廢舊機動車拆解行業還要不要了?

既堵,也疏,污染絕不容忍,產業還是要發展,鳳陽做的就是“整改+轉型”。

整改期間,鳳陽縣依法取締非法機動車拆解點,由有資質的報廢汽車回收拆解公司進行處置,清理各類廢鐵廢鋼、污土廢渣等1.1萬余噸,已全部轉運并規范處置等。

目前,當地僅由玉成洪武報廢汽車拆解回收利用公司一家大型企業負責廢舊汽車處置,該企業操作流程規范、有序、精細,成為鳳陽經開區循環經濟園片區的龍頭企業。

下一步,就是轉型了。

破銅爛鐵、廢舊汽車,如果合理利用,都是“金疙瘩”,皆是大產業,這在發達國家早有先例。

園區里,安徽拓美威銅業集團有限公司專門做廢舊銅鋁的再加工,將回收來的“破銅爛鐵”,加工成汽車零部件、水龍頭、電線電纜制品等。投產后去年產值達到112億元,產品出口世界多個國家和地區。

拓美威的引進,是一個“無心插柳”的故事。

當時,園區招商的同志原本是與另一家常州企業老總談合作的,這家企業老總與拓美威老總是好友,路上偶遇便一同前往。結果,這個企業老總沒和鳳陽談成,拓美威老總卻與鳳陽簽了約,將公司從江蘇常州遷了過來。

幾年過去,差別顯現出來了。原本那家企業因外貿形勢,生意大受影響;這邊的拓美威卻發展得如日中天,產值年年翻番。

如今,拓美威三期項目開建,他也注資進來,一起做銅鋁全產業鏈。

和拓美威一樣,如今的循環產業園蒸蒸日上,實現經營收入、工業總產值、稅收收入“三個翻番”,2023年產值做到了270多億元。

面對當前新能源汽車、光伏產業的新風口,該園區延伸產業鏈,將銅鋁制品再加工成附加值更高的新能源汽車零部件、光伏組件邊框等產品,從廢料里淘出更多“金元寶”。

從廢舊機動車拆解、破銅爛鐵回收,到循環經濟園區,從“小散亂污”,到集中規范,一套組合拳下來,鳳陽順應轉型大勢,正確地處理了發展與環保的關系,順利度過了綠色轉型的“大考”,實現了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的雙豐收。

高質量發展的一道“必答題”,就是產業轉型升級。

轉型,一定程度上就是“破立之策”。高明的“破局者”,首要的思維取向是立,以千方百計引入先進發展要素為導向,“破”往往就是有效的“立”。

于鳳陽,于滁州,這都是發展活力、發展口碑背后的重要底層邏輯。

謀事:“干成幾件大事”拉滿氛圍感

是好的發展環境,提振了干部作風,還是好的干部作風優化了發展環境?這就如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很難說清。

事實上,一些縣級行政區的干部作風問題,一直“卡”在這條發展循環鏈上。

鳳陽雖在滁州,但鳳陽人的性格更偏北方一點。從古代的朱元璋搞農民起義,到45年前小崗人按“紅手印”搞“大包干”。膽子大、敢想敢干,是鳳陽人骨子里的基因。

在鳳陽采訪調研時,很多干部和企業家都有這樣的體會:鳳陽人的這種“地域性格”用來抓發展、搞建設,是能“成大事”的一大優勢;反之,也可能“出大事”。

鳳陽的做法,就在于“謀事”:縣里幾大班子負責同志率先垂范,努力干成幾件大事,以“事”撐“局”、以“局”成“勢”,造就生機蓬勃、向上向新的縣域高質量發展火熱氛圍。

事業始終是干部成長的舞臺。在這種“熱鍋熱灶”的氛圍下,想干事、干成事、不出事,就會成為更加自覺的追求和行動。

如果你和鳳陽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史學軍聊幾句,你絕猜不到他是1965年出生、快退休的人大干部。

他總是一臉笑容、語速很快,談循環經濟產業更是如數家珍,對產業大勢分析得頭頭是道,說話時眼神中流露出熱忱與自信。

同樣,當你和鳳陽縣政協副主席、光伏產業鏈常務副鏈長曹啟兵聊后,你也會驚詫這個儒雅的政協干部為何對光伏產業這么精通。他記憶力很好,過去招商的時間、地點、細節都能回憶得一清二楚。

這些得益于鳳陽的“鏈長制”,將四大班子全部容納進去。也就是說,人大、政協不是所謂的“二線”,反倒是沖在抓項目、抓經濟的“第一線”。

其實,對于像史學軍、曹啟兵這樣的干部,他們都曾身經百戰,之前都從事過具體的經濟工作,有的是開發區一把手,有的是縣直部門負責人。

曹啟兵坦言:“鳳陽發展勢頭很好,我們這些鳳陽縣土生土長的干部,退休了也在鳳陽,即使為自己的未來,現在也要努力啊?!?/p>

走路有風,眼里有光,已然成為鳳陽很多干部狀態的真實寫照。在他們心里,自己雖身在縣域,但決不能甘當“咸魚”。

堅韌與干練,寫在鳳陽經開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劉軍義的臉上,1969年出生的劉軍義在農村中學教書多年,此后憑借勤奮好學考上公務員從事文字工作,后進入經濟工作一線。每天早上5∶30起床,晚上10點之后離開辦公室,這一習慣他堅持了很多年。

2021年,劉軍義任鳳寧產業園管委會副主任,正著手全縣開發區整合,此時,愛人查出患有乳腺癌在上海手術。

劉軍義僅在愛人手術那幾天請假赴上海陪伴,而愛人后期的化療階段嚴重失眠,劉軍義整夜陪伴,第二天還得正常上班。

“只要到了單位,就要忘掉家里的事;回到家,就不要去想單位的事。鳳陽的干部,就得學會在這些身份里轉換?!眲④娏x說。

年輕一代,就如同處在“快速的跑步機”上,在鍛煉中迅速成長。

2019年,淮南小伙黃友好收到鳳陽同學發來的一條信息,我們縣在搞人才引進,你要不要試試?每月4000元的人才補貼,還有一次性15萬元的購房補貼,心動之下他投出了簡歷,如今已成為縣科創中心副主任。

2018年3月,在北京讀外語專業的劉璇通過省考回到老家大廟鎮,一個曾經遍地是小礦廠的石英砂之鄉,她印象中的小鎮還停留在不敢開窗晾衣、馬路牙子堆著半尺高的白色尾泥,如今微信上的“旋風少女”劉璇已任職大廟鎮副鎮長。

2019年畢業的鳳陽板橋鎮小鎮青年張永杰,大學一畢業,就入職福萊特??粗踔型嫠_^的地方變成一個個大項目,他自己也由職場“小白”成長為公司行政副主任,如今張永杰發自內心地感到回鄉就業是他做出的最正確的選擇。

當區域經濟處在“發展快車道”,老、中、青,一代代的鳳陽人,他們專注在“車道”上奮力奔跑。

謀事、干事、成事,匯聚成鳳陽突圍的強大力量。

有人說,鳳陽,是滁州的縮影,是區域經濟增長“新勢力”的代表。

確實,從產業規劃、發展布局,到手法、步法、打法,均如出一轍,即以國家大勢、產業大勢、轉型大勢為宏觀牽引,進行全局謀劃;以聚集要素、招商引資和政務服務為中觀路徑,進行整體推進;以干部作風建設和解決實際問題為微觀打法,取得最大效益。

這些,一舉逆轉了曾經的發展困局,成就了突圍的逆襲佳話。

979年前,歐陽修在《醉翁亭記》中的一句“環滁皆山也”,讓世人記住滁州。

如今,滁州已成為“環滁皆產業”的光伏之都、中國發展最快的城市之一。

無論是鳳陽的“逆襲”,還是滁州的“出圈”,歸根到底得益于在謀勢、謀局、謀事上摸索出一套環環相扣的體系性“打法”。

這,是屬于實干者的“大時代”。

新發展格局之下,小城、縣域不再是甘于寂寞的“配角”。

站在大勢一邊,用好資源優勢,外聚要素、內塑斗志,就會如鳳陽、如滁州,勇立高質量發展潮頭,破浪前行,綻放別樣精彩。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